帽·不练好人体不改名·子

@辙辄哲 太太的生贺!一个星期前就画好了xxxxx真的很粗糙因为我不知道画什么了👀💦💦💦💦💦请,请不要嫌弃!💦

【安金】一个不是很狗血的正常文

#短篇的
#禁止ky
#私心打all金tag
#放心,是糖,


1.
那是他和他第一次相遇,金发的幼童伸出了小手,对着正在师父的坟前痛哭的安迷修说 “你没事吧?”年幼的骑士心中烙印出眼前幼童的样子,从此再也没有放下,停下了眼泪,痴痴的望着眼前的人,幼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了,稍微笑了一下“我是金,你叫什么呀?”这一声让他回过神来,稍微愣了一会,对眼前的人非常认真的说“在下叫安迷修,请让在下做您的骑士吧。”
【对爱至死不渝。】
2.
时间跳转到现在,年幼的骑士和幼童已经成长为青年,不过唯一不变的还是骑士对身旁的少年一份真挚的心,一份想一直守护着他的心,那个少年似乎被察觉到了安迷修的眼神,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“安迷修,你老盯着我干嘛呀?”安迷修终于是回过神,笑了笑,然后一脸认真的对金说“当然是因为王子殿下你好看啊”金似乎愣了一下然后轻笑出声,抬手搭着安迷修的肩膀“这到底是谁教你的呀,都把你带坏了,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,还有以后不要叫王子殿下了,听着怪怪的”安迷修似乎是有些不满,反驳“没有开玩笑”金终于是忍不住大笑出声“哈哈哈哈,我可是男的诶,好啦,以后这种玩笑别开了”安迷修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,小声嘀咕“才没有开玩笑……”当然这没有被听见。
3.
情人节到了。 安迷修早早的就穿好了衣服,上街去花店打算买束花,今天正式和金告白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……’安迷修看着手里这束花这样想‘算了,不管成不成功都试一下吧’重新抬起了头,到昨天就约好的公园,不出所料地看见了金,和他身旁那个,自己很熟悉的艾比小姐。“……唉?”一向理智的安迷修,这回大脑当了机,他看着眼前两个人恩爱的样子,抓紧了手中的花束,眼泪悄无声息的滴下。他安迷修这辈子只哭过两次,第一次是师父死的时候,第二次,就是这次。他的笑容彻底僵在了脸上,呆呆的看着眼前两个人,脑袋里回放是自己和金一切的过去。突然一声鸽子叫把自己拉回了现实,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哭了,他看着脚边的鸽子,苦笑了一下,将花束放在自己的脚边,缓缓的离去了。“唉,艾比,那里是有束花吗?”金看见了那一大束玫瑰“不知道,呐,我们可以先走吗?安迷修那家伙还没来”“那我们就先走吧。”躲在不远的树后面的安迷修听见了这些,眼泪已经干涸,彻彻底底的离去了,脱离他所爱之人的生活。
4.
【昂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】

#【接上面的那个】个屁

第一个第二个分别是自家的人设和别人的人设,三个是祖玛小姐姐!

“光”

#all金主瑞金~不要ky~我脾气并不好= ̄ω ̄=

#是~糖~哦~= ̄ω ̄=

#真的是短到我都没办法相信这是我写的东西,而且我文笔特别差,不要嫌弃1551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开始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天,名叫格瑞的少年,看见了他的光。

光有着金色的头发,在太阳下格外的好看,眼晴清澈的由如大海,温柔地让所有看过这双眼睛的所有人沉沦,当然格瑞也不例外。

金发少年觉得有点动静,微微抬头,见是格瑞醒了,咧嘴笑了起来,明郎得让格瑞觉得眼睛被灼伤了:“你醒啦?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

格瑞呆住了,他见过无情杀了他父母的杀手,见过为了活命暴露自己一家人的人,不过,他这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与自己第一次见面却这么关心自己的人。

『天使。』

格瑞回过神来,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。

『我怎么会……把只见过一眼的人称做天使……』

“我叫金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印入眼帘的是金发少年担心的神色,湛蓝色的眼眸中毫无保留的露出了担心地情感

【……犯规了啊……】

“……格瑞。”

之后,格瑞被金发少年救了起来,在那之后就一直陪着他。

一直,

一直,

一直……

【不是说好要永远在一起吗?】

格瑞这样想着怀中抱着身体已经逐渐冰冷的爱人,抱住的力道似乎想要把他镶入自己的骨肉中,他没有哭。

可是他漂亮的紫眸逐渐暗淡,所有的感情都被深藏在厚厚的冰层下面,再也不可能出来了。

因为,

属于他的“光”已经消失了,永远。

创世神降临在他的面前,虚伪的笑容让他觉得刺眼。

“少年,你赢得了这次大餐,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他启唇,不缓不慢,不带一丝感情的说

“让一切重来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.个屁嘞——————

银发少年苏醒,映入他眼中的还是那个金发少年。和最初的一样,金发少年笑着问他。

“我叫金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格瑞。”

唯一不同的,是他这次没有再犹豫,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了,这一次,一定要保护好他的“光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深夜凯佬✔,不要肝了✔,私用随意✔不允许商用二改✔背景不存在✘

@是橘子不是桔子 大大给我画的人设!超可爱啊啊啊啊!!!!!(ฅ>ω<*ฅ)